LefTOne

主APH,但会推荐乱码七糟别的相关。
cp特杂。
头像和网页主页背景都是源自网络,侵换。
慎慎慎关,高产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三次事特别多。

【APH金钱米耀】娱乐圈(juan)的水有这——么深(一发完结)

嗯....娱乐圈设定,质量不佳,将就看。

声明:全篇没有任何错别字,如果有,那是我故意的:)

文笔不佳。

可能会有ooc。

可能会有bug。

纯属娱乐,切勿较真。


-----------

【One】

 我叫王耀,25岁,180线小明星。当年叛逆期离家出走时被一个算上我也根本只有3个人的经纪娱乐公司忽悠走了,从此我的人生进入了第一个低谷期。

 低谷期这种东西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而且我的第二个低谷期是建立在我第一个低谷期之上。怎么说呢,就像别人正处在平原,而我在盆地,然后跨嚓一下子地震了,反应过来我就到地心里头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能干的经纪人三个月前终于在我空了四年的通告里添上了新的内容,然后欣喜若狂的对我说,“你要拍戏啦啊!!”

 我本来是拒绝的。因为我是歌手出身,况且我根本不会演戏。但是我刚想拒绝,我的经纪人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向我报告近几年公司的收入情况。我肥肠冷漠的望了望我们只有三十多平米的亲爱的公司,又想了想亲爱的小钱钱,咬牙妥协了。

 “YES!!!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要红了!!”经纪人激动的喝了口水。

 这句话我听他说了很多遍,可一次都没有成真过。


 前路漫漫,苦量无限。

 我叹了口气。

 

【Two】

 

我以为我就是演个整部电影只有两分钟的龙套,结果我的角色令我大大吃惊——我要演男主角。

 反应过来我已经到片场了。我死命扒住车门不下车,试图用眼睛传达我颠簸的内心和“我根本不会演你脑子塞屎了吧”的人生真理,但我的经纪人避开了我,而且让我的助理把我架下车,并对我说,“晚上接你。”然后头也不回的和我的助理开车走了。

 我左手揪着我身上十五块钱的地摊货,右手揪着剧本站在风中,任大风吹跑我的骄傲放纵,然后把我的头发糊在我的脸上。

 

哦说起我的头发,它很长很黑很亮很柔,当年出道的时候经纪人说留长发有个性能火我才留的,事实证明根本没有卵用。

 

我转身看着片场,视死如归的走了进去。但是我想多了,片场里的人忙的要死,根本没有人理我。我茫然的环视了周围,怀疑自己根本进错了地方。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力道之大让我不仅吓了一跳而且感觉自己的脚陷进地面两厘米。我僵硬的回头,发现是一个外国人。样子很傻,应该能骗钱。

 

“Hey!你能说英语吗?”外国人露出白牙并说了一嘴鸟语。

 

我一脸懵逼,试探着说,“爱慕饭3Q,俺得油?”

 

然后那个外国人也一脸懵逼。我顿觉尴尬,正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另一个外国人走到了这个外国人身边。呃,这么说有点麻烦,那么就规定第一个是【1】第二个是【2】吧。

 我看了看【2】,他的眉毛比较粗,而且是绿眼睛,他在跟【1】说着啥。我又看了看【1】,他戴着眼镜,是蓝眼睛,而且头顶有一丛奇怪的翘起来的毛。

 我不知所措。突然【1】和【2】都看我,我紧张的直站军姿。然后【1】走了,临走前还看我一眼,【2】留下了,然后一开口我就震惊了,“你好,我叫亚瑟·柯克兰,我是刚才那个人的经纪人,他很荣幸本次与你一起担任男主角。”

 

妈耶是中文唉!!!倍感亲切!!

 

我笑的龇牙咧嘴却不知我的悲惨生活即将开始。

 

【Three】

 

我激动得语无伦次,“没有没有没有荣幸的是我...是我。”

 亚瑟·柯克兰礼貌的笑笑,“你们中国人喜欢叫名字对吧?你可以叫我亚瑟。再过半个小时开机,你现在去化妆间换衣服上妆吧,找这个人就行了。”说着他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张牙舞爪的道谢,转身想找化妆间就摔倒了。那一刹那我想这么趴着不起来了。

 

到化妆间我把名片递给一个人,那个人面无表情的对我说,“这边请。”

 请??这有些言重了吧??

 然后我跟着那个人走进了窑洞一个帘子里面。那里面是一个外国人正在和一堆妹子打炮。

 

卧槽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我正想退出去,那个外国人就对那个领我来的人说了什么,那个人就把我请到外面坐下,随后那个外国人就出来了,乌拉乌拉的跟我说话,我懵逼只能嗯嗯啊啊的应他。他似乎很满意,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包就开始给我上色(sai)化妆,还风骚的撩撩头发。

 这个外国人十分的不拘小节,根本没穿裤子就出来了,头发有点长,像基佬还有胡子。

 不过他画的真的很好唉,画完我都不认识自己了,太好看。我飘飘然了一会。

 

换完衣服出了化妆间,我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看剧本。

 

这部戏里面存在大量卖腐成分,着实是为了迎合大众口味而存在。主要讲的也不是很新鲜的套路,不过是阿尔弗雷德所饰演的黑道老大迷上一个傻白甜姑娘,结果此时我所饰演的警察卧底潜入黑帮,姑娘发现了,在告不告诉阿尔弗雷德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最后的结局其实特别坑,这姑娘犹豫到大结局还没犹豫完,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下手,结果却跟那个姑娘犯了同样的病——犹豫。

 虽然最后还是杀掉了阿尔弗雷德,但是我辞职后也自杀了。

 等等阿尔弗雷德是谁啊?而且这是双男主吧?

 我怎么感觉自己被卖了呢??

看着剧本我第三次一脸懵逼。

 

【Four】

 

后来拍戏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1】就是阿尔弗雷德,全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

 真长【各种意义上】。

 

拍戏的过程我就不详细说了。无非就是我各种cut各种犯错误各种卖弄我的智商,气的那个大鼻子导演发出恐怖的声音。但是片场里没有一个人要把我踢出剧组,这让我很奇怪。

 其实这个时候就该怀疑这是个大阴毛了吧我当时怎么这么傻!!

 不过好在后来我熟练了许多,虽然错误还是一大堆,但总比刚开始少了一点。

 

But我还是想吐槽。剧本上让阿尔弗雷德从背后拍我肩膀他摸我腰,剧本上让阿尔弗雷德推我他丫快把我推得嵌墙里了,剧本上让阿尔弗雷德叫我名字他就只会HeyHeyYoYo的,还有刚才,剧本上明明写的是他凶狠我害怕,然后他傻了吧唧的冲我笑个没完怎么回事啊朋友??因为你是外国人所以你牙白??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了,马上这部电影就要完事儿了,好还是不好都得播。听说阿尔弗雷德还是个挺红的明星呢说不定我也能火。我偷笑。

 虽然我的疑问还是不少,像是为什么找我这个出道了跟没出道一样还无经验的人来演,为什么我跟一堆外国人演,为什么我不管怎么犯错误都没人把我揍一顿踢出去?

 

晚上我躺在公司的沙发上,美滋滋的想象着我大红大紫之后的场景,异常开心的入梦。

 明天是最后一场,然后是杀青宴,然后我就要火辣!!

 

那天晚上我是这么想的。但是人生这么的就是起起落落,我马上就要经历我命运性的转折了。

 

【Five】

 

杀青宴喝到大半夜,另一个主演阿尔弗雷德·F·琼斯把我拉到了酒店房间。我根本没想多,因为我是直男。我深深地相信他也是。

 但是阿尔弗雷德接下来的话让我的想法碎成二维码,“跟我睡。”

 我吓得酒醒了不少,大着舌头磕磕巴巴的说,“碎...碎啥?”

 阿尔弗雷德坚定的说着破碎的中文,“你不跟我睡,电影,不播。”

 我还是魂飞魄散的状态,披头散发就往外跑,结果被他拽住了头发,疼的我直骂。

 “草拟粑粑阿尔弗雷德,亏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我是直的!你不能威胁我!”我坐在地上怒指他。

 阿尔弗雷德还是拽着我的头发不松手,戴着眼镜的蓝眼睛比平时深邃很多,“我不在乎,电影,我很多,但是你要火,必须,电影。”他这样说着突然蹲下靠近我,“考虑一下。Five minutes。”

 

最后的英文我听懂了。中文我也听懂了。我简直想哭,这么多年我终于要火了,居然还得献上我的菊花。

 

阿尔弗雷德说的非常对,他很火,这场电影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我没了这场电影就得回到那个三十多平米的小破公司再等四年,甚至更多。

 

这简直,让我接受不能,唯有头皮的痛感告诉我,这都是真的。

 

【Six】

 

后来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我不能答应你,我可以再等!等不到我就去找个正经工作,不等了。你死心吧。”

 再后来我就被强上了。

 我太傻,以为他不揪我头发就是放过我。当我从地上起来的时候突然被一股不可抗力掀在床上,然后就是到早上还没停止的【哔——】。

 第二天晚上我起来了,不,我没起来。我被阿尔弗雷德的肢体缠住了,并且他的【哔——】还没拔出来。

 我恨死他了,没想到那个死KY居然蓄谋已久,我只想哭。但是我的眼泪在昨天晚上和昨天早上已经流完了。

 而且当我知道这是场大阴毛并且我的经纪人我的助理全片场全剧组的人都参加了的时候,我是真的流不出眼泪了。

 我火了,但我不在娱乐圈(juan)混了,这水太深了,我根本淌不起。

 像我这样的傻白甜【大雾】迟早得死这圈(juan)里。

 

【Seven】

 

阿尔弗雷德那个渣男,醒了之后也不说话,甩给我一沓钱就走了。

 他当我什么啊!!

 我冷漠的穿好衣服,离开现场。

 

... ...

 

【Eight】

 

今天就这么多吧。王耀想,伸了个懒腰。

 “耀耀你在写什么?”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从王耀身后传来。

 王耀身形一顿,浑身僵硬,不敢说话。

 “嗯...我看看...我渣男,甩给你钱...哦,原来耀耀这么想我啊。”阿尔弗雷德俯下身子看,眼镜反光,王耀看不清他的眼睛,只能维持伸懒腰的姿势,一动不敢动。

 阿尔弗雷德直起身子,沉默。王耀一看形式不对赶紧想跑然后被阿尔弗雷德拽住衣服。

 

此情此景让人不得不感叹好熟悉。

 

王耀被按在床上还是不停的扑腾,“等等阿尔弗雷德!!不是!!你也不想明天的报纸头条变成‘当红偶像阿尔弗雷德在家【哔——】耽误通告耍大牌’吧!!”

 “啊?我也不想啊,可是耀耀你不是想这样吗?”阿尔弗雷德委屈的看着王耀。

 王耀被蓝眼睛萌的一愣一愣的。但是王耀选手十分坚定的甩甩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这样啊?”末了还加上一个语气词,“嗯?”

 “耀耀...”

 哎哟看呐我们的阿尔弗雷德选手也发出暴击‘无敌卖萌’,我们的王耀选手将会如何回应呢?

 事实上王耀早已经阵亡,魂不守舍,“你...你先去跑通告...晚上再说...”

 哎呀太可惜了王耀选手,就这样被打败了。

 “好的耀耀!我先走了!你好好等我!”阿尔弗雷德瞬间脱离卖萌状态,精神抖擞的‘吧唧’亲了王耀一口,然后带着魔性的笑声跑掉了。

 王耀坐在床上后悔的牙痒痒,打开窗户朝阿尔弗雷德喊,“你他妈不好好挣钱就别回来!!”

 阿尔弗雷德闻声转过头对他笑,“我一定会养你一辈子!”

 王耀一愣,红着老脸关上了窗户。

 

【Nine】


后来王耀的妹妹林晓梅想入娱乐圈时王耀吓得眉飞色舞的对她讲娱乐圈的险恶,“有很多坏人的,而且娱乐圈的水很深,到处都是阴谋。”

“有多深呀,先生。”

“这——么深。”王耀急的用手比了个大圆。

林晓梅看了看沙发上玩手机的阿尔弗雷德,又看了看现在已经退出娱乐圈的先生,似乎觉悟了什么。

后来她当然没有入娱乐圈,而是和另一名日本少年、匈牙利少女走上了一条出本子の不归路。

知道此事的王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只能打阿尔弗雷德出气。

阿尔弗雷德:“Hero做错了什么!!”

王耀:“全TM赖你!!”

=========END

大家看着玩吧...?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LefT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