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One

主APH,但会推荐乱码七糟别的相关。
cp特杂。
头像和网页主页背景都是源自网络,侵换。
慎慎慎关,高产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三次事特别多。

【极东大概菊耀】三好少年的我(9~10)

标题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有国设有人设。

小菊不说在下,少主不说阿鲁。

今天其实是三章,【Nine】是极东人设的皆大欢喜结局,【Zero】是整个故事的流水账【语死早】,【Ten】是国设的一段过往。

此文完结。

文笔不佳。

可能会有ooc。

可能会有bug。

纯属娱乐,切勿较真。


============

Nine


“小菊呀,你说是养猫好呢,还是养狗好呢。”

夏天太热了,他把长发扎的很高,坐在地板上,一边享受着电风扇,一边吃着西瓜,另一只手还玩着手机,看起来享受极了。

“你要养吗。”我淡淡的问他。

“嗯嗯!你看它们那么可爱...像Kit●y一样,多好。”他的眼睛几乎放出光来。

不过说到Kit●y...“耀君,我给你的玩偶到底是谁画成那样的?”

“... ...”

他难得的沉默起来,我却更加想知道答案。

“呃...那个啊...就..嗯...哎呀小菊!你说养猫还是养狗?”他干脆闭上眼睛躺在地板上,自暴自弃的逃避我的问题。

我适当的放过他,“我还没同意呢。”

“唉??你不同意吗?!多可爱!你看那个小狗的图片——”他便拉长声音,举起手机给我看,上面是一张小狗的照片,不可否认的确很可爱——要是它到处乱吠到处排泄的时候也很可爱就好了。我心里这样想。“——多像你啊!”他接着说。

“... ...”

又是一阵沉默。我感觉我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坚决的开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反正耀君你也是新鲜感极强的那一类人吧?只要三分钟一过,伺候宠物的事又要我来——,”我捉住他的手腕毫不犹豫的直视他,“我说的没错吧?”

他局促的移开眼神,用另一手不自然的挠挠头,“哈哈哈,是吗哈哈哈。”

“当然是。”我不客气的放开他的手腕,转身又想到另一件事,“还有耀君,你是怎么知道我小时候的事呢?”

“... ...”

这是第三次了。我挑挑眉毛,刚想提问,他居然先开口了。

“嗯...梦到的喔。”他这样说。

“... ...”第四次,轮到我沉默了。

要是别人,估计会觉得这是个蹩脚的谎言,但是我知道耀君他没在说谎。

我时常也可以梦到——真不知道说梦到合不合适,总之可以感觉到那种爱极嗔极却无法施展的感情,压抑着,徘徊着,让人难受。

无数次午夜梦回,醒来总要看到耀君的面容才能安心,才能真切的体会到他还在我身边。

他转头看向耀君,他有些不安的也看向我。我知道他可能也会梦到那些事情,安慰的冲他笑笑,主动牵过他的手,低声说,“我在这里。”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能抚慰他的话语了。

果然他也笑了,使劲点点头,像个孩子。然后他凑过来,也在我耳边轻轻说,“我也在这里喔。”

阳光从香樟的缝隙里打下来,屏息间是夏日游丝特有的香。这是我回到中 国后过的第一个的夏天。他不知怎么就枕在我的膝盖上,痴痴的笑着。像那天一样。

中 国果然是个好地方。

这是我俯身吻他时的想法。


Zero


本田菊去中 国留学,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中 国人。在车站中他不小心撞到了本田菊并成功的让本田菊的行李撒了满地。在收拾过后他知道了本田菊是日 本人并嘲笑了他的口音。后来这个中 国人带他吃饭,送他回酒店。在过程中本田菊有一些奇怪有熟悉的感觉并喝了些酒。回酒店时中 国人被本田菊稀里糊涂的拽了上来,他们一起赏月、接吻,中 国人也不在意为什么本田菊知道他的名字。在床上他们什么都没干。半夜时本田菊醒来知道了一些事情,悄悄的同他告别,哭了一会。然后本田菊离开整理心情又找了另一家酒店住下,完成在中国的学业,然后回到了日 本,又在日 本上完了剩下的学。期间王耀和本田菊通过几回电话,并相约在中 国再聚。后来他们理所应当的在一起了,继续在中 国过着没羞没臊【划掉】平淡但幸福的生活,并打消了彼此的不确定性,一直走下去。

是喜剧哦,好不容易做了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知道互相的电话,因为爱啊【笑】。

------------

中 国曾做过一段时间日 本的老师,后来战争爆发,他们的关系也渐渐分裂,日 本觉得很矛盾。日 本一方面认为战争不可或缺,一方面又渴望和平。于是他在一个夜晚想去自己曾经的老师那里寻求答案。中 国问他近况,又问他当今形势,并表示希望战争结束。日 本犹豫再三没能问出口,心中却也有些了然。战争结束后日 本战败,他去找中 国谈赔偿问题。中 国却不要赔偿还很亲热的找他谈心。日 本不解,甚至有些极端的问原因,中 国以长者的身份告诉他,他理解他。中 国说他知道日 本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但日 本在他的眼睛里也看到了矛盾。后来日 本没有顾中 国的挽留执意离开。很久后他们在国 际 会 议上再次见面,日 本隐藏多年的情绪即将爆发,他想逾越那条作为国 家不能逾越的那条线并认为这会议没有任何意义,却不明白为什么中 国这种活了这么多年的国 家还乐在其中。国 家的身份赋予了他们很多,也束缚了他们很多。会议结束后中 国主动找向日 本,又一次以长者的身份告诉他有些东西作为国 家不能拥有,既然不能反抗不如享受。但日 本希望他们能作为两个不受束缚的平等的人来活着。在中 国离开后最终想明白这是不可能的,然后把对中 国的情感又一次埋在心底,作为日 本一直走下去。

是悲剧哦【笑】,国 设什么的不就是为悲剧产生的吗。

另外说一句,祖 国大人也是很矛盾的喔。



Ten【小彩蛋??】


“身为国家却有着人的意志情感这种事本身就是大bug一处不是吗。”

“嗯...怎么说,也是呢。”

“中国君...”

“怎么啦日本?”

“... ...”

“...怎么啦?”

“中国君,我对你...”

“唉唉,日本,你看兔子在月亮上捣药呢。”

“... ...”

“在我家的说法明明是捣年糕。”

“唉——怎么这样,明明是捣药...”

“不,是捣年糕。”

“哎呀,日本你真是不可爱。”

月亮很好看。

今天的话,又是没能说出口呢。

...大概也没机会了。

========End.

猜猜【Ten】里少主是不是故意打断小菊的【滑稽】。

完结啦。

评论
热度 ( 6 )
 

© LefT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