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One

主APH,但会推荐乱码七糟别的相关。
cp特杂。
头像和网页主页背景都是源自网络,侵换。
慎慎慎关,高产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三次事特别多。

【极东大概菊耀】三好少年的我(7~8)

标题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有国设有人设,有ooc。

小菊不说在下,少主不说阿鲁。

文笔不佳。

可能会有ooc。

可能会有bug。

纯属娱乐,切勿较真。


============

Seven


“...你那里几点了?”他问。

“我这里吗?快八点了,七点五十五左右。”我回答他。

“嘿嘿,我这里才六点五十五喔,比你早。”

“... ...”

我颇为头痛的摘下眼镜。

“哎呀,开个小玩笑嘛,别生气哈哈哈。”他在电话那头清脆地笑起来,我也忍不住随他轻笑两声。

笑够了他又问,“你什么时候再来中 国啊。”

“怎么了?这样在电话里聊不也很好吗?”我撒了个小谎。

在电话里聊当然不好,既然能见面,为什么放弃并肩。

“...是吗,好吧,你说好就好。”他的语气很沮丧,一点都不像‘你说好就好’的样子,我忍不住又笑了,“大概快了吧。”

“啊,什么??”他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应该快去中 国了,学业快完了,在中国我学了不少。”

“太好了!!上次你来我都没有跟你好好聊天...你就不见了。”

“...不是因为上次去才认识的吗?怎么好好聊?那时我们都不熟。”我无奈的辩解。

“是喔,你那时的口音...哈哈哈哈!”他又欢快的笑起来,我无语。

“唉唉你那边能看到月亮吗?”他又叫起来。

闻此我站起身来走到阳台,但是因为昨天下雨,今天乌云密布,并没有月亮。

“真是遗憾,没有呢。”

“怎么这样...还想一起看看月亮什么的...”他又沮丧起来。

“怎么一起看?我们又没在一...”“因为月亮总是那一个月亮嘛!”他又打断我的话,我真的很讨厌这样。

“本田?本田?你在听吗?”

“我在。”

“嘿嘿,跟你通电话就很高兴。很晚啦,我先挂咯。”

“嗯。”

我的习惯是等别人先挂,但我等了很久他也没有挂。我以为是他还有事,就又把电话贴近耳朵,“请问还有事吗?”

“...没...,就是不想挂。”那边半天嗫嚅着挪出几个字,刚说完又嘿嘿的笑了几声。

“... ...”

我俩这样其实很无聊,浪费着高额的电话费却什么也不说。他浅浅的呼吸声顺着电流传进我的耳朵里,顺势也传进了我的心里。

“我也是。”我开口。

“...什么?”他迷茫,语气像是快睡着后又惊醒。

“跟你通电话,我也很高兴。再见。”说着我挂掉了。

明明还有一堆大的小的作业和论文没有写,我却无比的轻松。手机微微发烫的躺在我手心,我知道现在他也是一样。

这种放肆开心、窃喜不已的心情,实在让我久违了。


Eight


很痛苦。

心脏在哭喊着,叫着,我毫无办法,只能承受。

抑制、抑制、拼命抑制。

不是只能这样吗?作为国 家,不是只能这样吗?

想接近,想靠近,明知道是徒劳,却还是想触摸。明知道是不被允许的,却还是想逾越那条线。

这一点都不像日 本。

“日 本?日 本?你没关系吧?”瑞士先生这样对我说着,“你额头上都出汗了。”

“不,我没事。”我回答。

这场可笑的会议。

我们能决定什么呢?这样每次的形式会议,不是很可笑吗?

美国先 生自大的决定些什么,英 国先生总会反对,而法 国先生就会反对他们两个,再然后英 国先生和法 国先生就会吵起来,然后中 国君...

是了,中 国君。

他不是这样想的吗?他不认为这样很可笑吗?

我猛然望向中 国君。他正在对英 国先生和法 国先生说教,虽然没人会理他。我总想找他好好聊聊,但我却无从下手。我没有资格、没有立场、没有理由去找他。这样的认知真是令人可悲。

“所以说你们这些欧 洲的国 家还是太年轻呀...”中 国君这样说着。


散会后,中 国君居然主动来找我让我很吃惊。他拍拍我的肩,我转身看向他,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

“日 本,在会上你脸色不是很好喔,生病了吗?”

“不,我很好,多谢关心,中 国君。”

“不要这么冷淡嘛,说出来我会作为长辈关心你一下嘛。”中 国君脸色关切地说。

作为长辈。作为长辈。

就是不喜欢长辈啊。

不是被打败过了吗,不是被逼着认清现实过了吗,不是...不是好好奋斗过了吗。

为什么就是不能作为等辈,作为平辈,作为相同的两个...作为两个人。

啊,真想作为人存在。

寿命不要那么长也可以,只要不受束缚...只要不受限制...能追求,能靠近...不是很好吗?!

“日 本,我们是国 家喔。别想太多。”中 国君的声音四是从远处飘来,但是确确实实是从面前传来的。他把手搭上我的肩,我抬起头震惊的看着他。“对嘛,既然已经是国 家了,不就没法改变了吗,还不如好好享受呢。想那么多有用嘛。对了还有!日 本你不要总低着头啦!有言论好好的发表出来不就行了吗?对吧!开心点...哎呀都这个时候了,那我先回去了日 本。”他的神色有些躲闪。

中 国君回去了。我站在会议室的地板上,脑子一片混乱。

我不知道我应该想什么,我应该考虑些什么。我只知道,我再跨出会议室的门时,我就是日 本,我就再也不能想这些事情。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我毫不犹豫的跨出门槛。我什么也改变不了,国 家之间,我又在期待什么呢?

我是日 本,他是中 国。

我是日 本,他是中 国。

我是日 本,他是中 国。

没错,这样就够了。

=========

稍微有些极端的两章呢。

评论
热度 ( 5 )
 

© LefT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