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One

主APH,但会推荐乱码七糟别的相关。
cp特杂。
头像和网页主页背景都是源自网络,侵换。
慎慎慎关,高产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三次事特别多。

【极东大概菊耀】三好少年的我(5~6)

标题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有国设有人设。

小菊不说在下,少主不说阿鲁。

文笔不佳。

可能会有ooc。

可能会有bug。

纯属娱乐,切勿较真。


===========

Five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我本想把他送到酒店门口,却稀里糊涂的进到他房间里去了。他的嘴唇很软,小心翼翼的覆盖上来。我很震惊,又很熟悉,我想推开他,又怕伤害他,所以只能慌张的望着他。

他也在望着我,那双瞳孔盯着我,莫名让我心颤。

良久他离开了,牵着我的手,凄凉,又凄凉的看着我。

“王さん...”

我没应,他就又道,“...您坐,我准备一下。”

我本想坐在沙发上,但我回头看见了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外面的夜色毫无保留的展现给我,我盘腿坐在了落地窗前,冰凉的瓷砖把寒气深入我的骨髓,我却不想起来。。

这时他出来了,端着托盘,上面摆着两盏茶。他见我坐在窗户前有些惊讶,又小碎步着踱过来,弯腰把托盘放在地上,自己也跪坐下来。是日本人最喜欢的那套。

我俩看着窗外的月亮,我问他,“之后你想干什么呢?”

他答,“我想在中 国好好学习一下...变得强一点。再回日 本。”

我看他迎着月光的脸,面无表情,却又似有万语深藏。我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又赶紧说,“太深入的我也不懂呀,你觉得好就好。”

他轻轻“嗯”了一声,押了口茶。我见状也跟着喝了一口。

就这样无言默默,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当我想方设法的开口时,他先说话了。

“...今晚..今晚的月色真美呢。”

他这样一说,我就不着急开口了,我看着月色,含了口茶。

“对呀。”

后来不知怎么我就躺在他的腿上,轻轻嗅着他身上的淡酒味。

我认识他不到一天,却好像认识了他一年,十年,百年千年万年一般。我伸出手轻轻揉他的头发,他端着茶喝了一口,依旧望着月亮,“请不要揉我的头发。”

“唉——明明很软。”我嘟囔着把手拿了下来。

他却笑起来,微微的翘起嘴角,眼睛也跟着稍稍弯起。他把茶杯放下,俯身把我的发圈勾掉,用舌 头轻轻舔 舐着我的嘴 唇。

我又发起愣来,怔怔的望着他。他也望着我,漆浓黑极的眼睛直直的把我看进去,在里面我找到了自己。

人都说,接吻这种事要闭眼睛,但我们两次都没有,彼此还觉得很好。

后来的事情有些理所当然,在床上,他在我的脑袋两侧撑起手臂,我有些紧张,“我...”

他没说话,短短的头发微微颤动,好久他却顺势躺在我的旁边,道了一声,“晚安。”

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立马坐了起来,“唉???”

他背对着我轻轻嗫嚅了句,“很疼的。会很难受的。”

听他这样说我又开心起来,笑着乐着,心满意足的背对着他躺下。

半夜时分我听到有人说话,模模糊糊的,听也听不真切。我知道是谁,但直到他把手臂搭在我的腰上,我也没说话。

“行么?可以么?”

“我们摆脱了么?”

“...能接受么?”

“..记得..吗?...你...那...好多年...”

后来我实在听不清,就只听得他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就是清脆的关门声。

我彻底醒了,久久不能回复,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我心间晕染开来,痛苦、无可奈何又掺杂着理解、愉悦。我看见我旁边的枕头上有一小片湿意,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的枕头上也很快就有了,可能比他的还大。

窗外月色很美,我却止不住的悲凉。

房间很大,我却如此渺小。

只有我一个。



Six


德 国君和意 大 利君都已经投降了,按照我个人的立场,这场战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日 本是肯定不会取胜,我实在不解我家政 府在坚持什么。但这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所谓的个人立场,我的立场只有整个日 本。

果然过不了多久,我家投降了。我有些难过,也有些释然。签署投降书时我不在场,中 国君去了。

年轻的美 国君很生气,他认为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偷袭他家。我觉得也对,但我没说话。接下去就是漫长的致歉和赔偿过程。这场战争下来,损失实在不能算小,我默默叹了口气。

又隔了几天我去找中 国君谈赔偿的事。

“美 国那个家伙还对我说什么‘赔偿不要白不要’,简直没有责任心呀!我作为长辈一定要好好给他们做个示范!”中 国君摆着一张年轻的脸对我这样说。

我实在不想说什么,只好慢慢琢磨他话里的意思。

“您的意思...?”我不敢相信。

“是的!我不要赔偿!你自己好好发展罢。”中 国君相当骄傲的扬起脖子,似乎等着我去夸他。我实在震惊,哪有战 胜 国不要赔偿的?

“这不妥。我认为...”“你认为什么?没有什么你认为的!就是这样嘛!”他打断我的话这样说着。

我实在不太喜欢他这样打断我的话,但我只皱了皱眉。

“为什么?怎么会不要赔偿呢?!我...”我做了那样多...那样多伤害你的事...为什么呢?!

我的情绪有些失控,中 国君背对着我,听到我的话惊讶的转过身来,“唉——?”

我低下头,不去看他。中 国君有时像个小孩子,明明活了很多很多年,在这些国 家中他是最年长的那一个,却总是有着孩童般的纯真这一点让我十分不解。

他应该在盯着,但我就是不想同他对视。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中 国君居然用双手捧起我的脸。我猝不及防的对上他的视线,琥珀色的,明亮的,被战争洗劫过却纯净依然的眼睛,里面盛着沧桑的历史和一点点的孤独。他用那双眼睛看着我,我想挣开他,他却先放手,又转过身去。

“大家都是身不由己,没必要让彼此都不好过。你也不是以个人的意志挑起战争...国 家嘛,都是这样的吧。”

他的声音缥缈的传进我的耳朵,我震惊的瞪着他。

“...我都活那么多年了,这点道理我不是不懂。....你也懂,对吧?”

他是笑着的,那样的眉眼弯弯,那样的英姿飒爽...我却有种想哭的冲动。喉结上下滚动着,我一忍再忍,没出声。

“对啦,你哪天有时间呀?来我家玩玩吧,别总是工作,身体会吃不消的。”他又恢复了元气,蹦蹦跳跳的提议。

我深深的低下头,从喉腔里干涩的蹦出几个字,“...我会考虑的。”

“唉——你每次都这样说,却一次都没有听我的话!一次都没有!!”他固执的像个孩子,“所以今天就留下...唉唉?日 本?!!”

我没有管他又说了些什么,快步走了。


自那之后,我们很久没见过了。

=========TBC

嗯...不是很满意的两章,也许会修改,但可能性不大。

评论
热度 ( 4 )
 

© LefTOne | Powered by LOFTER